土星人其實應該是很單純的人種,除了頑固一點,就沒什麼缺點了。可是,在這一點上,土星人二號很不土星人:他龜毛到極點、容易想得很多、希望促成全宇宙的和平、動不動就傷心、脾氣也不好。加上常常和土星人一號溝通失敗,土星人二號忍不住懷疑起自己的身世。



會讓土星人二號加深這個想法的原因是,最近銀河航行實習課快要結束了,可是各個星球的人之間,好像突然有一些私下暗湧的誤會。

土星人二號不喜歡這樣私底下各自偷偷來,每個人都窩在被子裡哭對事情一點幫助也沒有啊。所以,大剌剌的土星人二號跑去拜託火星人三號,希望火星人三號可以幫個忙。

可是,火星人三號拒絕了。「我覺得沒有什麼問題耶。」



土星人二號抓抓頭。奇怪,是沒有明顯的衝突、還是其實本來無一物啊?

於是,土星人二號又找了土星人七號幫忙。對土星人二號來說,土星人七號雖然不像火星人三號那麼有說服力,但是至少會是一個很溫和懂事的好人,可以使用另一種形式幫忙處理好大家的誤會。

但是當土星人二號口沫橫飛的說完始末之後,土星人七號只是簡單的搖搖頭,「沒有啊。我不知道耶。有發生什麼事嗎?」



忽然,土星人二號開始懷疑起自己的身世了。為什麼每個土星人雖然也有傷心的時候,看起來卻是很踏實的,但是自己的心裡卻老是有一塊空洞,不停的填進不一樣的胡思亂想呢?

火星人三號也很常說土星人二號愛亂想──那,所以,是真的都是自己在亂想嗎?

可是不好的氣氛也的的確確瀰漫在地球人與其他人之間。是因為上一次被地球人六號傷了心了,所以誤會了嗎?還是,其實是火星人三號和土星人七號,都忽視了土星人二號為這些事傷神的程度呢?



最近土星人一號在日記裡抱怨了大家忽視她的告白,「我可以成為金星人八號的天空、你也被我制約了啊。」

土星人二號很想對土星人一號說,被忽視真的是一件很孤單的事,但是又有什麼辦法,可以完完全全的避免被孤單侵襲呢?土星人二號只是想要全世界都快樂,雖然他也知道這很難,沒有人辦得到!連土星人二號自己都三不五時會躲起來偷偷的哭泣、挖洞,又怎麼去冀望全世界呢?可是,如果可以快快樂樂的,為什麼又要互相投以不信任、仇視、痛恨,種種可怕的情緒呢?

還有還有──到底什麼情況,才是真的「出問題」,什麼情況又歸屬在轉頭就可以忘記的「小誤會」啊?土星人二號好想知道,不知道太陽神老師手邊的教師手冊上,有沒有答案?



土星人二號決定了。以後在挖洞的時候,除了把秘密埋進去的洞之外,還要預備一個很大、很大的洞。偶爾讓土星人二號進去冷靜一下,也許有助於事情的發展、以後土星人二號就不會因為「想太多」而打擾他人,也說不一定?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