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1

(圖片來源:Eva Corral @flickr

年假的最後一天,我一腳踩上未乾的磁磚,摔個四腳朝天。
惴惴不安地過了一夜,隔天早上我決定請假去看婦產科。

這一週於是就有了疼痛的開始。

婦產科醫師說你的心跳仍健康穩定。
開了安胎藥給我,說如果有狀況可以吃。
之前就吃過小白球的我知道,
這藥吃下去鐵定是天旋地轉、愛睏得不得了,總之副作用很深。
所以我只把它擱在一邊。

 

當天下午,我依照之前排定的行程,到國泰醫院做了粗針穿刺。
穿刺像訂書機穿過皮膚,咖咖幾聲就完成。恐懼高過於疼痛。

粗針穿刺

(粗針穿刺,使用這樣的工具從體內取出小肉條。圖片來源:Healthcare Experts @flickr

不知道是不是太緊張了,這天下午我耳朵痛得不得了。
原本前面幾天就覺得右頸痠疼,這天更覺得難耐。
雖然婦產科醫師給了我一條非炎凝膠,讓我可以擦拭頸部酸痛處,
但早上擦過,下午疼痛的部位卻開始擴散,加之以耳朵太痛,
我還是決定看一下耳鼻喉科,看看是不是顳顎關節炎。

耳鼻喉科醫師說耳朵裡很乾淨,沒有水、沒有發炎,
應該是顳顎關節炎,但孕期無法開任何消炎止痛藥物給我,
只能鼓勵我忍耐、好好休息。

 

從這一天起,我的害喜症狀突然異常地嚴重。
顳顎關節炎讓我無法好好進食,張口就感到一陣疼痛,
偏偏好不容易吃下肚的三餐都吐得乾乾淨淨。

我們平時常描繪痛苦的形狀、生活的缺憾,
但我發現難受的事,原來也不需要多麼劇烈,就能令人難捱。
原來能正常生活是多麼幸福的一件事。

 

坦白說這一週我的挫折感好重。

非常疲倦。很忙。身體很不舒服。
穿刺的部位復原得很好,沒什麼問題。
但是頸部酸痛無法接受推拿、不能吃止痛藥、不能擦藥貼藥膏,
耳朵痛也是。不能吃消炎藥,只能等它自己好。
所有事只能忍耐。忍耐。忍耐。

要知道我一直是個不愛忍耐的人。
這些忍耐真是百萬挑戰。

前幾週我一直覺得你是很乖的孩子。
體貼我貪吃的個性,不怎麼孕吐,除了疲倦之外,症狀似乎不算多。
或者是我經歷之後就忘了。XD

當然這週你也還是很乖的孩子。
我摔倒了,你也還是乖乖地繼續長大。
只是我因為身體難受,所以覺得心裡也很難過。

 

星期四,我耳朵裡宛如針戳的痛感稍微減輕。
伸手摸右頰,仍然覺得肌肉很緊,進食或打呵欠時也無法自在張口。
但已經好得多了。

那麼,你還好嗎?
抱歉我一直以低落的情緒騷擾你。

 

星期五,身體好轉得差不多,右頰時時注意放鬆之下,
耳內的痛感也暫告解除。
可以張口自在咬下食物的瞬間我無敵開心,
頻頻對你重複詢問,有沒有喜歡今天的餐點?有沒有覺得開心一些?
我忽然覺得,擁有正職工作讓最棒的地方就是,
可以在可預期的發薪日領到薪水,而這筆錢雖然不多,
但夠我好好帶著你吃你喜歡的食物、帶你坐車到遠處呼吸新鮮乾爽的空氣。

這一天邦泥也寫信來問我,是不是好一點了。
我趁機問了她 C 級藥物對我們的影響。
因為,非炎凝膠裡的成份 Diclofenac,正是孕婦建議避免的 C 級藥物。

邦泥幫我查了 MIMS
Diclofenac 在懷孕過程中,
第一期(第 12 週前)與第二期(第 13 週~第 25 週)屬於 B 級藥物,
第三期(第 26 週~第 40 週)則因為可能造成動脈導管閉鎖不全等危險,
而被改列為 D 級藥物。
因此,我現在還可以安心地在合理用量下使用非炎凝膠,
減少疼痛對我們的生活造成的負面影響。

 

星期六,補上班後拖著疲倦的身體去吃晚餐,
心裡一直在想:要去聽恕樂團在海邊的卡夫卡的不插電演唱會嗎?
好久沒聽豆腐唱歌,很不甘心錯過,
但是我自己好睏好倦,也很怕金屬樂太吵會嚇壞你。
想了又想,最後決定先進場觀望,若是苗頭不對再趁隙脫逃。

不插電版本的演出脫去了金屬的鹹腥氣味,
充滿實驗性質的全新編曲,反而豐富得好有趣。
原本是強烈地表現對社會現狀的叛逆,
新的編曲卻混入了民歌、Bassa Nova 等恬淡元素,
衝突得非常有意思。

 

我最近變得很常打電話回娘家。
面對疼痛與挫折感,不能吃止痛消炎藥的現在,
唯一能鎮痛的方式就是找一雙能傾聽的耳朵。

你外公說,人在不順利的時候,會懷疑自己的選擇。
但是等到順利的時候,就會相信自己的選擇了。

我完全認同。

剛到台北轉換工作不順利的時候,
會覺得為什麼要放下平平順順的生活跑來。
等到轉換成功以後,就覺得來是好的。是可以打開更多機會的盒子的。

其他的事也是。

人生嘛,是好或壞,都是自己的選擇。
那麼想要的東西,總是會附帶那麼多承擔不起的事情。
通往成功的路途上,挫折感也只是標準配備吧。

雖然現在離「過得舒服自在」有點遠,
但至少你是健康的,這樣就很好。
我們繼續一起加油。


,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