Dear S,

長大了就懂得什麼是「人生不相見,動如參與商」,一不小心轉過身,再回頭那張熟悉的面孔就不小心消失不見。還好,後頭還有一句「今夕復何夕,共此燈燭光」。即使距離分隔、時光移轉,你一直還在,中間隔著再多各自忙碌的戀愛與生活,我們疏於聯絡、無暇瞭解彼此的心情底層思考的難解疑竇,但是再一起出來還是瘋狂的,譬如壯著膽向正妹搭訕。

你說你的主管說你很好看、適合走這一行,讓我想起高中與大學某幾次對話裡你否認了你長得好看的事實。我也想起我經常覺得長得好看的人都是幸運的,因而隨之忘記他們背後其實多麼賣力。所幸我們靠得還算近,你也願意對感情事略說一二,因此知道你維持每段戀情的用心;也要這麼近的距離注視你的疲倦與壓力,才會知道你到底放了多少心思在事業上頭。但在其他的面向上,你願意說的幾乎是零,有些事都擺到過期才有幸聆聽,譬如一直到今天才聽說的八卦,即使可能已不具效力,仍令我目瞪口呆,於是你忍不住打斷我的驚訝,「喂喂喂,今天是我生日,不是來聽八卦吧。」我才失笑說出唉呀問八卦是老同學之間的情趣嘛。

即便天秤座是依賴五感的星座,你的外表卻不是我們熟悉的主要原因,無論是相識或其他。在高二第一堂共同的選修課上頭,我的同學便意識到你的存在,當時我並不覺得你特別亮眼,尤其是你常消失在螢幕後頭(至於是認真寫會計習題或沉沉睡去,這答案也只有你知道啊XD)。

真正認識你,應該是高三的選修課吧?我先在家中丟水球認識你,而後,在教室裡有相同的虛擬IP,你卻沒注意到我只坐在你斜後方,對我而言這樣的隱匿頗有惡戲的快感。某次上課我們還搭了同一部電梯,同學在電梯裡大聲叫出我外號,你還顧著和同班的正妹閒聊而忽略戳破解答的瞬間,一直到進了教室還反複丟了好幾個水球才發現,原來我在這裡。

之後怎麼熟識到可以互說心事我倒是忘記了,只記得,多年之前,我們幾個曾經約定在大榕樹前見上一面,我未履約的原因多麼簡單:當初情感的端倪各現,我不想要面對每條感情線之間連結未果的結論。後來,該發生的事也逐一應驗,再後來,你我的人生也有意外的轉彎,不乏你影響我而帶來的餽贈(若非因為你,我想現在的我是決計不可能還繼續和資訊有任何牽扯)。

如今我們忙碌於各自的生活,所有的約會都像在挑戰對方在心裡的權重:該赴哪場約、又該把多少時間留給自己,是比起高中時的經濟學更加困難的生活習題。但幸運的是,今夕我們還能同桌平靜共餐,雖然你的疲倦與壓力我無能為力,但還是希望能夠關心你,盡我最大努力。

去年我說,今年的你應該重出江湖了,但今年的你已經把有些事看得很淡,言談中多了現實的考量、少了狂狷的霸氣。在西子灣,你扯鬆了領帶似乎想要透口氣,不說話時目光放得很遠。這讓我想到有次在布蘭奇,你也是同樣的視線看著店內的魚缸,在那裡,我第一次看你點菸的手勢,很驚訝,也很捨不得,你向來好脾氣又自制,會出現任何失控的舉措,必定是發生了什麼你不想說卻又時間難解的心結。現在你還是一個人獨自擁抱著很多很多秘密,也什麼都不願透露。

時間會改變我們,讓我們從莽撞少年變得洗練,也許這樣的轉變會讓我們更難坦誠面對彼此,但是我們心裡還是擁有各自十六七歲時認識對方的那個年少模樣,回不到從前,至少還能有可資揮霍可供任性以對的未知未來。




那就這樣吧,你也知道我還是會問,我也知道你還是會不說,繼續讓這樣沒有意義的話填充在我們的對白,你說或不說其實不重要,只是不擅關心的我想要有個關懷你的切入點,否則我們之間的交流永遠都侷限於你給我的大量鼓勵,卻少了我所能給你的什麼,對你太不公平。至於你能告訴我的──總有一天你要的答案會隨機浮現,那時我應該又可以再聽到過期卻仍令我大感意外的事件們,就當作是日後你送給熱愛八卦的我的禮物。只希望每次遇到你,你都能開心一點,順利一點,那就好了。

啊,生日快樂,差點又要忘記。還有,什麼時候你要唱歌給我聽呢?我不想聽《背叛》哦。 XD


F.


創作者介紹

熱血青年很向上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Glorious
  • 有背叛可以聽就很偷笑了好不好。
    要聽我唱歌就等我升主任的那一天吧,
    好好期待。(摸頭)
  • 我好期待,不過到時候可以有新歌嗎~(按卡歌鈕把背叛卡掉)

    小草 於 2007/10/22 01:56 回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