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Y6M,開車趣

【不給妳出門~】

「小鹿,馬麻要去上班了喔,掰掰~」
『不要,我不給妳去上班。』

是不是被發現到我現在沒有像以前一樣上班會偷想妳了⋯⋯Orz

隔天更進化了。

「鹿鹿~趕快跟著把拔的腳步 GOGOGO!馬麻也要出門了!」
『不要,妳不要去上班,我要去妳公司上班。』

是要來幫我代班嗎?程式寫完要記得幫我進版控、填 commit log 喔。XD

陪馬麻去文大建國教室繳日文課報名費

 

【我們一起出門】

以前我都是一早就先出門。最近我總是拖拖拉拉的最後一刻才出門,有時會和 16 與小麋鹿同時出門。之前我都慌慌張張的說「那我先走囉晚上見」,小麋鹿有時愣愣的、有時對我說掰掰,最近都會大喊叫住我:「等我!一起下去!」

有感覺到妳想我了,嘻嘻。(大心)

20160405新店陽光公園

 

【送給把拔的無尾熊小餅乾】

第 N 次在超市拿起無尾熊小餅乾要送給把拔,這次的理由和之前都不一樣。

前幾次拿的時候單純說「這是把拔平常會吃的餅乾」、「我要幫把拔買」,上個月忽然說「我要買這個給把拔,因為他很乖」。

這次我幫她結帳了,除了因為她說了好幾百次以外,還因為這次的原因是:「我想要買這個給把拔,因為他很照顧我。」

(哪天妳覺得馬麻很照顧妳會買什麼給我呢?)

(該不會是去金鍵盤買機械式鍵盤給我吧?XD)

 

【生活裡的小體貼】

週日在家,我因為頭痛而非常想吐。至少從中學起我就有這症頭,自從生小孩以後,在辦公室的廁所裡乾嘔時總讓人以為我又有第二胎。

離題了拉回來~當我在廁所裡無法克制的乾嘔不止時,小麋鹿在門外關心我。

「馬麻~妳怎麼了?」
『噢,馬麻不舒服,頭好痛,正在吐欸。』
「那馬麻妳出來我幫妳抓抓癢!」
『!?』

(其實記得幾個月之前有次我吐了,她有衝進廁所幫我拍過背,哈。)

後來我還是不舒服,躺在床上滾來滾去。

「小鹿幫馬麻搥搥背好嗎?」
『好呀~』

說著說著就跑過來咚咚咚地敲了幾下我肩膀,準確又有力。

學校的 S 老師前陣子住院了,最近在家休養。因為她會幫小麋鹿綁各式各樣漂亮的髮型,前陣子沒人幫她綁頭髮,我們就發現 S 老師不在。16 對小麋鹿說,S 老師回來後,要記得謝謝人家之前那麼照顧妳唷。

後來晚上 16 走進廚房幫小麋鹿準備切水果,小麋鹿停了一下,就追著 16 大喊:「把拔~謝謝你照顧我~」

矮油真是我們的小可愛。(手比愛心)

甜心小可愛!抱緊處理!

 

【第一次參加說故事比賽就上手】

打從三月中旬我和小麋鹿都感冒之後,我覺得整個人昏昏沉沉,母女兩人輪流白天去看醫生、加上狀況不好,我請了好幾次假,多半都是請個一小時補休就硬撐著去公司上班。連續三天晚進公司,第三天 N 調侃我:「妳現在是都十點上班的啊?」

為了讓夜咳的小麋鹿睡舒服些,我讓出我的記憶枕,讓她把頭部墊高。想說過兩天她就會好了,也就不想再多買一個枕頭回來家裡佔空間。

剛開始一兩天覺得沒什麼,後來就發現最近睡眠品質變好差,想了好久才想到可能肇因於枕頭。總之到了週五,我整個人在一整週的消耗之下體力到了極限,午休時快到辦公室關燈時間前兩分鐘,我睏到眼皮都快闔上了,忽然接到公托來電。小麋鹿的導師問我,隔天的說故事比賽,我們需不需要行動麥克風和音響。

我想想現場人可能很多,我自己又感冒,還是省點力氣的好,就預約了麥克風。老師問我小麋鹿準備得如何,我趁機告狀說她一次都不肯練習,本來她好像還要說什麼,但是眼看要關燈了,若要再說下去得走去外頭講我實在走不動,就草草說了掰掰。

直到比賽當天早上簽到,我才知道我們是第一組!種子選手嗎!XD

所以老師那時是要提醒我比賽注意事項是嗎?唉,算了,這時候才知道也不能幹嘛啊~當初完全沒關心過報名熱烈與否,遞了報名表後每天問小麋鹿「要不要來練習一下」她都說不要,沒練習、又是第一個上場的,我都要暈了啊!這麼看重我們的實力嗎!

某鹿一走上台就如同之前的搬尿布大賽一樣失控,這次是連把繪本給我都不肯。

「我們一起來講《可以說晚安了嗎?》(Goodnight Already!)給大家聽好嗎?」
『不要!』(轉身死命抱住繪本)

好不容易她肯把繪本給我了,我翻開繪本打算快速唸完就下場(比賽時間只有五分鐘啊大姐!該不會我們只是上去露臉搏版面的吧XD),胖鹿又很緊張的在我身上爬來爬去。我一個人超乾的獨自唸了半天,唸到後半段,終於鹿姐發揮正常水準開始一搭一唱。故事一說完評審就誇她不到三歲能表現成這樣已經很棒,結束時小麋鹿中班時的老師還說有幫我們錄影,可喜可賀!

(一開始只請小麋鹿的第一位老師幫我們拍照,想說大家都忙有拍個兩張證明到此一遊就不錯了,結果兩位老師都是認真魔人!一個照了超多張、一個幫我們錄了影~)

話說來參加的家長們準備之齊全,讓我想到第一次來聖誕趴我就驚呆了。但基於沒時間也不打算花錢軍備競賽,就讓我繼續抱著戰地記者的心態來跟大家同樂好了。XD

活動結束時評審之一的高員仙老師看到我們,還特別鼓勵我們:「她口語表達能力很好唷!可惜名次有限沒辦法讓妳們得獎。」

矮油得到老師的鼓勵好感人啊!我本來也就是想說來看看別人都怎麼說故事、順便解一下母女一起說故事的成就的啦。XD

回家路上某鹿一直很歡樂的說「我們今天去參加說故事比賽欸」,我聯想到小時候參加比賽很常看到患得患失的選手一下比賽就在場邊哭了(明明表現都不錯只是可惜沒拿到名次)。希望鹿姐能繼續享受比賽而非輸贏這回事,馬麻奉陪,欸,儘量啦。

前橋明老師送我書

(這個月的驚喜之一:收到嬰幼兒體力UP新運動講座主講者的前橋明老師,寄給我他的著作!)

 

【只要我長大】

有一天帶小麋鹿到某個學校玩溜滑梯,結束後我們經過該校川堂。我指著海報一張一張和她討論內容:這個是敬老月要跟阿公阿媽說謝謝,那個是要小心不要隨便吃別人給的東西。 

其中有一張是科博館立體劇場的海報,小麋鹿非常神往的說她想去看,我說好哇,順道很得意的對她說「馬麻以前寫過他們的網站喔」(其實是一個子網站,但聊天嘛就沒講這麼細),小麋鹿很快速的回應我:「我長大也要寫網站!」

參考了爸媽的路線後,這麼快就決定好自己的人生志向嗎?好緊張喔,鹿鹿啊,在妳心目中攻城師到底都是個什麼樣子啊。

把拔帶去綠風草原玩

 

【我又不是三歲小孩】

有天公司送了我們幾個麵包,我拎著整袋麵包去接小麋鹿下課。準備揹起小麋鹿的書包而把麵包放桌上時,小麋鹿伸手過來要拿,學校阿姨連忙對她說:「這個還不能吃喔!這個要煮熟才可以吃!」

我想了一下,忍不住對她說,如果是擔心她偷吃東西、晚點吃不下飯,盡量還是用真實的語言對她溝通,「因為她現在好精明了啊,有次我對她說某個東西我為了不想給她,就告訴她我沒辦法打開,結果轉個頭被她得手了,她輕鬆打開包裝後,還對我說:『這個我打得開欸』!」

到板橋找舅舅舅媽玩

(鹿姐表示:「我是兩歲小孩又不是三歲小孩,當我這麼好騙嗎!」)

大安森林公園野餐囉

(真心覺得大安森林公園的這個盪鞦韆很讚!月齡小一點的小孩也能坐!)

 

【小聲一點啦】

有一天 16 和胖鹿一起玩球,玩啊玩的小麋鹿一興奮起來,大笑大叫的。

16:「妳小聲一點啦~」
胖鹿:「(跑到電視旁邊按按鈕)」
16:「是叫妳小聲一點!妳是要把電視關小聲一點嗎!」

我們家已經兩年多沒有開過電視,因為根本也就沒簽有線電視或 MOD 的約,不知道這小孩為何會試圖要操作電視機。XD

到板橋找舅舅舅媽玩

(媽媽覺得這季 Uniqlo 的 T-shirt 好好看,小孩覺得舅舅舅媽家的電視總是好好看~)

 

【別客氣啊當自己家裡】

2016/04/19,跟小虎進行睽違兩年的聚餐,得到一批小麋鹿幼兒時期的照片!小虎說兩年不見小麋鹿的五官更浮出了、嬰兒肥漸漸褪了,做媽媽的天天跟胖鹿鬼混在一起,感受是沒有這麼明顯啦XD,不過最近每個人看到胖鹿第一句話都是說:「也變得太會講話了吧!」

這點我也滿有感覺的,哈哈,因為每天搭車沿路都是她一直跟我哈啦,超有趣的~像是我在便利商店買了個優酪乳想說當場喝完,帶她到用餐區,先安頓她坐下,轉個頭我在放包包的時候,她用個超成熟、超像主人在招待客人的口氣對我說:「妳也坐呀,那邊有位置。」XD

大安森林公園野餐囉

(最喜歡溜滑梯!)

 

親愛的小麋鹿,我一直覺得我生在這個時代是非常幸運的:資源豐富,有網路,任何我憋在心底的問題幾乎都可以想方設法得到答案。然而這個沒有標準答案的時代,也令自小家族有許多規則的我感到疑慮,此刻我做的選擇是否正確?

妳變成一個喜歡以眼淚與哭泣索討想要的事物的女孩。我的方式是重複告訴妳,在妳的要求合情合理的前提下,妳不必哭,我也會滿足妳,當妳的要求超出我所及、或是讓我擔心在妳身上會有不好的影響,我也無法因為想要妳停止哭泣而滿足妳。

而把拔認為我這麼做並沒有減少妳以哭泣索討的行為,因為在我重複說了無數次之後,我們一家人仍然常在對話之時,妳以哭音截斷原本穩定理性的對白。「她並沒有因為妳這樣說而學會,反而沒有在當下制止而覺得哭是有用的。」

我看到妳哭得非常壯烈淒慘的模樣,總是一次又一次忍不住伸手抱妳。

必須承認,做為父母,本就容易會拿自己童年的匱乏來彌補孩子。我的確如此。

做為年齡與兄長接近的么女,家人沒有那麼多時間可以專心一意的看著我,加上自身童年多次走失的經驗,我希望我能在妳身上彌補我想被隨時填滿的關懷,也總是會想像妳在我視線未及之處是否會發生什麼糟糕的事。

究竟有誰能確定誰的教養方法是絕對正確的呢?溫柔教養就會溺愛成災嗎?虎爸虎媽就會讓小孩心靈受創嗎?我對小虎說,我連我現在從事這份工作都沒有把握是不是正確的決定了──當年我們一起在同一間辦公室裡併肩工作時,從來沒有設想過彼此未來會成為怎樣的人。跳出舒適圈的我們,如今看起來的確是稍有發展,但是我們都不確定此刻當下繼續走現在的路,是不是絕對正確的選擇?

和小彬老師聊天時,我忍不住說,我覺得兩性與家庭的書應該要先在封面寫一些警語:

  • 「其實覺得自家小孩很難帶是正常的」,最近看賴馬老師的《賴馬家的52週生活週記簿》就有這種感覺,賴馬老師也是說他們就是從與小孩共同成長的過程裡,發現問題、解決問題、再把問題解決的方式做成一本書,好有產值!好正面!
  • 「其實有婆媳翁婿問題是婚姻常態」,等年紀來到了同學朋友都開始結婚生子的此時,才發現內建出氣包的婚姻其實佔的比例滿高的,有抱怨的比例比全然幸福美滿的高得多了。XD
  • 「其實夫妻教養觀金錢觀不完全一致是正常的啾咪」,大陸人很愛講「三觀崩壞」、「三觀盡毀」,他們的三觀是指「世界观、人生观、价值观」,我覺得在親子天下我們應該要來聯手洗腦大家夫妻新三觀也是會崩壞的!(欸我的提議好像哪裡怪怪的XD)

話說回來小彬老師和雅淳兩個最近都在趕稿,到底誰會先把書寫完呢?(以下開放開賭盤)(喂)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