愛情街角親子攝影@白鷺灣

【上班這件事】

週末又配合加班去做測試,出門前對胖鹿說再見:「我要出門上班了喔,小鹿掰掰。」

胖鹿很鎮定的用很媽媽的口吻對我說:「那妳去公司要畫畫喔,不要吵到別人喔。」

到底妳心目中的我上班都在幹嘛!明明每次晚上帶妳來加班,我都在打字、接電話啊,哪有在畫畫~XD

是說覺得自己真的年紀有了,這天加完班竟然在回家的接駁車上累到睡著了。一回到家看見家裡沒人,他們父女倆還在外面玩耍,我就趕緊簡單做了晚餐快速解決民生問題。吃完飯洗碗洗到快闔上眼,洗了澡後還是沒有比較清醒,吹好頭髮就累到直接躺平,直到 16 和胖鹿回來,我聽到開門聲才醒來。

胖鹿一回家看到我還坐在床上發呆等著從睡夢中回神,很認真地關心我今日加班的狀況──「那妳今天有好好畫畫嗎?」

就說了我不是去畫畫的嘛!XD

把拔買的小旗袍,好可愛 <3

(一個無視媽媽的概念示意圖~)

 

【我要征服捷運上的所有湯屋!】

因為想帶小麋鹿去玩水,不過她偶爾又冒鼻水,總覺得溫水游泳池好像太涼了,剛好我也想泡泡熱水澡,就一起去找個湯屋泡一下吧。於是去了淡水福容湯屋

回家鹿姐說,「我們明天再去好不好?」

欸,天天去有點難,不過今年排個計畫來征服捷運線上的所有湯屋倒是可以試試啊。XD

 

【敏感與壓抑】

和 W 聊天時說起小麋鹿,W 說在他觀察看來,小麋鹿是個敏感又壓抑的孩子。「妳說了什麼她都會馬上反應,是很聰明的小孩,敏於身邊的情緒;但她也很壓抑,發現妳在談論時,情緒好像有變動,就會說『我們走了好不好』,但那時候她並不無聊唷,只是不想要妳繼續講下去。」

「啊,根本就是爸媽的綜合體,我好擔心她。」我苦笑起來。

W 搖搖頭,「敏感也許也是好事,如果以後她想要從事與人相關的工作,總不能很白目吧?妳倒是不用太擔心。」

 

【來有影去無蹤的蕁麻疹】

05/24 吃晚飯時,發現鹿鹿臉上浮起像蚊蟲咬一樣的紅腫膨疹,因為剛好吃了一些蝦,原本猜測是蝦不新鮮,馬上停筷請胖鹿多喝水。喜歡的食物被禁食,鹿鹿小小抗議了一下,但告訴她我擔心她等下會變嚴重的全身搔癢後,她就從善如流的喝了很多水。十分鐘左右紅腫就褪了。

隔天早上另一邊臉上又冒出一小塊,洗臉更衣後又消失。下午去接時老師說在學校臀部手腕外側也一度浮出。帶到皮膚科醫生面前時又一顆都沒長,醫生說,聽起來應該是蕁麻疹,有照片可以拿來看看。開了藥,有症狀時外服內用雙管齊下,沒症狀可停藥。回到家吃晚飯又看到這一片,洗了碗要去拿藥時又不見了。

很常在報導上看到蕁麻疹有多難纏,這時候再重看一次網路上的資料,多半人都搔癢難耐,但鹿鹿超淡定,也不會多去摸ㄧ把,今早倒是跟我說她額頭痛,幫她簡單按摩兩下她就說好了不痛了,到底⋯⋯?

拍了照本來想傳給醫師學長同學們,問問他們我該如何是好,不過想想皮膚科現場有時都要拿手電筒加放大鏡看細節了,還是先記錄存起來好了。

一種遇到 bug 不知道到底是前端還是後端出錯的感覺,嗚。

同事 Aaron 看到胖鹿照片開玩笑問我:「這麼紅,妳呼她巴掌嗎?」我趕緊趁機求助,問他有沒有照顧蕁麻疹小孩的經驗。

討論了一下,講到有壓力也會有蕁麻疹時,Aaron 不以為然:「這麼小的小孩有什麼壓力?」

「子非魚焉知魚之樂,說不定我們一直問她想不想戒尿布、要不要去馬桶上廁所,她就很有壓力啊~XD」我大笑。

蕁麻疹發作中 T_T

(這就是 Aaron 看到的照片,蕁麻疹發作中。T_T 經過兩週左右以後,最近覺得好多了,不過 16 說洗澡時還是會出現,我猜是水溫比較高的時候會冒出來吧?洗完澡就褪掉了。我自己是趁天氣熱就讓她洗涼一點,目前看起來好像比較穩定。)

 

【超有感甲溝炎】

有一天小麋鹿放學回家忽然向我抱怨她腳趾流血了,我低頭一看,歪邀,好像沒有怎麼流血,但是指甲邊緣的肉發炎了!馬麻自己三折肱而成良醫,得過 N 回合一看就知道痛——這是俗稱「凍甲」(嵌甲)的甲溝炎啊!

想到大人的甲溝炎治療我頭皮就發麻:有的是把指甲剪去一塊,讓新生指甲慢慢長回正軌;有的是直接拔掉整塊指甲讓它重長。無論如何,想到可能要讓小孩面對這些治療方式的疼痛,我頭就痛起來了!

不過帶到家裡附近的皮膚科讓資深的醫師大人診治,醫師說,先擦消炎藥膏,指甲剪平、不要往旁側剪太凹就好,慢慢會長回來的。(其實我自己去治療時也都只有這樣,不知道為什麼我第一時間只想到大部分人那些嚴重版本的治療,哈。)

「可是我覺得剪凹過的指甲,新長出來的好像就會白白的、很容易藏污納垢,下次又忍不住會再往內剪?」
『這不一定,先等它長出來再看看好了。』

因為患部位在靠近食指的姆指旁側,醫生建議穿夾腳拖,剛好可以隔開來,不必擔心食指壓迫到患部,要是不想穿夾腳拖也可以穿涼鞋。馬上手刀到鞋店,手指涼鞋與夾腳拖問鹿鹿穿這個好不好,她毫不猶豫的選了夾腳拖,而且是真愛,不管拿再貴再可愛的涼鞋給她看都不變心。

(但是因為穿夾腳拖出門實在是太容易撿鞋子了,隔天還是又買了涼鞋。XD)

隔天上班時跟前輩聊到這件事,前輩說,他覺得小孩的指甲超容易長歪的,「都不知道他們到底踢到什麼,腳趾甲根本就長成波浪狀的!XD」

擦了消炎藥後,隔天沒有馬上消炎,我一邊煮飯、小麋鹿一邊在旁邊大叫要我幫她馬上擦藥,天氣太熱兩人都超焦躁,此時雪上加霜的是:我竟然背痛到覺得站著超級痛苦!只好很軟爛的坐在地上請她幫忙。想當然爾胖鹿也沒那麼聽話,又是一陣差點上演《大吼大叫的企鵝媽媽》的危險時刻。

趕快好起來吧我們~(合掌)

新的米飛兔miffy涼鞋

(為了甲溝炎買的米飛兔涼鞋~)

 

【如何解釋死亡】

有一天在公車上小麋鹿忽然問我,為什麼台北阿嬤家沒有阿公?我想了一下,告訴她,因為台北阿公生了很嚴重的病,所以去當小天使了。

「生病了要去看醫生,那阿公看完醫生就會回來了。」
『有呀,台北阿公有去看醫生,可是台北阿公的病很嚴重,醫生也沒有辦法讓他好起來哩,台北阿公就去天上當小天使了。』
「小天使可以幹嘛的?」
『小天使會在天上看著小鹿長大呀,保佑小鹿平安健康。』
「我們教室裡也有小精靈喔。」
『小精靈?跟小天使一樣會保護鹿鹿嗎?』
「小精靈會說,不哭不哭,不要怕喔,好勇敢唷,小朋友長大了,會自己去上廁所喔,小精靈會保護你。」
『小精靈人真好~』
「那台北阿公去哪裡了?」
『台北阿公去天上當小天使了。』
「為什麼台北阿公變成小天使了?」
『因為他生了很嚴重的病呀。』
「那他感冒去看醫生了嗎?」
『他不是感冒喔,他是生了很嚴重的病,也住院住了好久喔,治療到後來,病真的沒辦法好起來,他就去天上當小天使了。』

這樣的迴圈大概在近期每次一觸發,就會執行個兩三回合。

小麋鹿會反覆確認:

  • 生病了,是生什麼樣的病?有去看醫生嗎?什麼時候會好起來回家?
  • 不回家了,那去當小天使了,小天使的世界是怎麼樣的?
  • 我們教室也有小精靈,小天使和小精靈是一樣的嗎?

我是很害怕也很討厭談論死亡的人。有一陣子我連「笑死我了」這樣的辭彙都刻意避免。每次小麋鹿多問我兩三遍,我都會想,我這樣解釋是不是不好?可以再怎麼說會更好?

我很清楚地記得我的祖父母離開的部分細節。

祖母過世時,我還是三歲以內的小孩。常有人說三歲以內的小孩是沒有記憶的,我總是以這一段記憶來否認:我非常清楚地記得,在東港的那個老社區的大廣場上,搭了藍白條紋的帆布棚,大伯母、大堂姐二堂姐、媽媽⋯⋯好多人在那個棚子裡哀慼地哭著,我還記得當時大家從舒潔袖珍面紙裡一張一張抽著面紙擦眼淚的樣子,還有菊花的清香。有很長一陣子我很不喜歡菊花鮮花的味道,也不喜歡菊花茶,覺得那就是死亡的氣味。

我曾經問過 W,人說三歲以內的小孩沒有記憶,何以我對這段記憶特別印象深刻?

「妳仔細回想,那時候是不是大家的情緒特別的猛烈、情境特別不同?」W 問我。

「是沒錯,我記得那時候大家哭得好難過啊,跟平常的家族聚餐都不一樣。」

我描述了我記憶裡的場景,W 點了點頭,「我們會忘記日常的內容,但我們會特別記住那些跟平常都不一樣的時候。」

鏡頭跳接。我高中唸的是綜合高中,還是第三屆,學校一年到頭辦了好多說明會,讓我們弄清楚自己以後的選組、分流、畢業可以去哪裡,其中一場,中場休息時我們去洗手間,爸爸去回 call 機的留言,回電後就匆匆先返家了。原來是那個不遠不近的國家傳來的消息,說,祖父在那裡離開了。

而這麼不想要與女兒談論死亡的我,這麼快就到了需要面對這個問題的時候。

該來重讀那些我覺得誨澀的德國繪本了——有次學校在隨機提供的繪本時間裡借給小麋鹿《爺爺有沒有穿西裝?》,小麋鹿對題材深沉凝重的德國繪本向來沒什麼反應,甚至讀沒幾頁就跑走,我也不想勉強她。好像是可以再拿這本出來和她談論的時機了?

講故事給馬麻聽

(會學托嬰中心的老師叫我坐下,「小朋友坐好,我們要來講故事了喔!」)

 

【大水螞蟻的來處】

家裡出現大水螞蟻,胖鹿呼喚我去抓蟲。「馬麻!有蟲!有蟲!在這裡!」

我一邊抓蟲、一邊四處張望,納悶門窗都關好了為何還有這麼多隻大水螞蟻飛進來,於是問向來視力超好的小麋鹿,「那妳有看到它從哪邊來的嗎?」

「它們從永和路來的。」胖鹿迅速又堅定的看著我的眼睛回答我。

「從永和路來的!所以妳剛剛跟它們搭同一班車回來嗎⋯⋯Orz」

我只是想確認是不是門窗還是哪裡沒處理好造成它們入侵啊怎麼會得到這麼科幻的對白⋯⋯

 

【掰掰,我要去約會了】

週日約了朋友去聚餐,有天放學路上跟小麋鹿聊到週末要幹嘛,她說我們一起去吹泡泡吧,我說可是我有約人吃飯欸。

「那我們一起去吃飯囉。」
『可是鹿鹿,我想要自己去捏,妳跟把拔出去玩。』
「那我要跟 Y 老師去吃海鮮麵。」(前情提要:我們家附近開的新的麵店有賣海鮮麵,小麋鹿特愛鮮蝦蛤蜊,該店乾淨且 C/P 值很高,所以很常帶她去。)
『好啊那我們再找一天約她一起去。』
「我跟 Y 老師去就好,馬麻妳在家等我們。」

回家我馬上告訴 Y 老師,隔天下午 Y 老師告訴我,小麋鹿還真的約她了!

「她今天跟我說要約我去吃海鮮麵,我問他什麼時候?她說禮拜天好了,我就問他那我們約哪,她很認真想了一下,然後說,約在古亭好了。我就問她,那只有我跟妳嗎?還是媽媽也會去?她說沒有耶,媽媽跟別人約了。好好笑!還想好地址!我問她我們要約幾點,她就說我想一想,想好再說。」
『海鮮麵明明在永和,還要約古亭。 XD』
「哈哈哈,超好笑!她整個成熟!而且她還說『海鮮麵很好吃欸』,我問她『可是妳之前不是蕁麻疹,可以吃海鮮嗎』,她就開始找她手上的疤,然後跟我說,『我已經好了,不癢了啊,醫生說過幾天就好了』,哈哈哈哈哈哈哈~」

天啊都有認真在聽醫生講欸,記性爛的媽媽覺得感動。XD

 

【過去與未來的時間單位】

鹿鹿的過去式幾乎都是「昨天」、未來式幾乎都是「兩分鐘」。

「昨天」的範例:端午節時我們一起睡午覺,途中有人放了鞭炮,鹿鹿醒來,轉頭對我說:「『昨天』我們在學校提燈籠,放鞭炮嚇走年獸~」(孩子,那是農曆年。)

「兩分鐘」的範例:胖鹿說想要去某個很遠的地方玩,我說好啊我們再找時間去,她說不要,我說那妳想要什麼時候去,她語氣神秘的說:「兩分鐘。」

此外,約 Y 老師吃海鮮麵的時間,有一個版本也是「兩分鐘」。

我覺得「昨天」還很好理解,反正過去也就是很遠的昨天;但兩分鐘我就不懂,為什麼不是三分鐘、五分鐘,偏偏是兩分鐘?難道她看得懂我每次炒菜蓋鍋蓋後,都在計時器上設定兩分鐘?

 

【感冒之矛盾大對決】

鹿鹿喝了醫生因感冒而給的希普利敏液以後,胃口大開,晚餐吃完準備要動身回家了,卻跟我們說她還有一點餓;餵食後回家,搭了一個小時的車以後跟我說她又餓了,到家立馬從冰箱裡繼續挖出食物填滿這無底洞。

偏偏感冒又讓她睡覺時咳嗽咳得兇,前一天中午吃得稍微多一些,午睡睡一睡就把食物後進先出嘔出來。忐忑地給了夜點後,這晚也是在凌晨三點忽然嘔出來,爸媽連夜洗小孩換床單。連假期間沒休息到,倒是黑眼圈又深了一圈。

狀況不宜不給藥,吃了藥又變成不知飽足為何物的小金魚,吃得稍微多了又要吐,根本是幼兒界的矛盾大對決。

端午節連假的最後一天,因為午休也要彈起來幫她抱直拍痰、夜裡睡覺也是睡睡醒醒地處理她,最後一天五點半胖鹿就睡醒,我一直哀求「馬麻好想睡妳再睡一下嘛」,最後六點多了胖鹿堅持想要去客廳玩,只好迅速地幫她換裝(在冷氣房她穿得比較多一點,到沒冷氣的客廳就換上 Uniqlo 洞洞衣),並且請她把阿拔叫起來陪玩,阿母要繼續躺平。

在連假期間的休養感覺有讓胖鹿恢復元氣,這天的她超嗨(前幾天脾氣可是好壞啊Orz),看我頭痛躺在床上不動,一下是抱著《小桃子,ㄚ~》過來:「馬麻,我唸故事給妳聽喔。阿滋阿滋阿滋,咖滋咖滋咖滋。」

一下子是問我怎麼還不起來,我說我頭痛,她就說:「好,我幫妳呼一呼。呼~!不痛了!」

為娘的在這輪番可愛溫柔攻擊之下,只好哭笑不得的起床了。Orz

 

【我可是美食家】

小麋鹿現在的導師 Fish 小姐常常在聯絡簿上說她覺得胖鹿是個美食家:認識的食物很多,遇到好吃的東西也非常識貨。

不過因為胖鹿最近不怎麼好好吃我煮的飯,所以我堅持她不夠懂美食,哼哼。

直到端午連假,得分妮小姐請我們吃新板誠品的 Kiki。小麋鹿對炸銀絲捲沒興趣,咬了一口就沒下文,對銀絲捲的蘸醬煉乳也依然無感(我以為小孩都愛甜的XD),略有辣味的菜餚不是怕辣的她的菜,倒是鮮嫩的空心菜她吃了不少,然後,最讓我覺得驚奇的事發生了:她頻頻點播白飯!一口接一口的吃個沒完!

得分妮小姐的爸爸正在讚美 Kiki 的菜好吃、連飯都香 Q 美味,我說對呀你看胖鹿猛吃欸,沒配菜好像也都無所謂一樣,得分妮小姐的爸爸笑說:「哇,這樣是她識貨,妳要趕快去問一下這個米是哪一家的、怎麼煮的,回去弄這麼好吃的飯給她喔!」

鹿大師,小的不識您特級美食家的臂章,請讓我檢討一下自己的廚藝啊。(拜倒)

熱愛在康是美與屈臣氏巡店的督導小姐

(除了是美食家,也熱愛巡店,屈臣氏與康是美的開架彩妝保養品是重點專區,告訴我長大想要有自己的口紅。←但媽媽我本人是沒什麼在保養和化妝的,好妙~)

 

這個月最喜歡唱的童謠,一個是學校教的唸謠:「小魚,小魚,嘴巴放屁,小小的屁,圓圓的屁。」

另一個是在 YouTube 上看到別的幼兒園演出的畢業表演《白雪公主》裡唱的小魔鏡:

「小魔鏡啊,小魔鏡,世上是誰最美麗?
不是你啊,不是你,白雪公主得第一。
皇后聽了很生氣,公主逃到森林去。
小花鹿呀,小白兔,陪著公主玩遊戲。
小矮人啊,真有趣,臉上長滿白鬍鬚。
數一數啊,有幾個,一二三四五六七。
公主公主別害怕,我們大家保護你。
唱唱歌啊,跳跳舞,白雪公主笑嘻嘻。」

批踢踢上說這是 1980 年代「家風唱片」的「家風故事集」裡收錄的歌,真是有歷史啊。

 

 

親愛的小麋鹿,有一天我遇到 Sp 的女兒,很疑惑她為什麼帶了眼鏡。偷偷問了 J,他說那是先天的水晶體異常,而因為太多人過份好意地建議他們不該讓小孩看電視(但 Sp 家中是很努力讓孩子避開電視與平板的),有一次他們很挫折的在 facebook 上暴走,「就說了那不是看電視造成近視!我們也不願意啊!」

本來就不太干涉他人育兒觀念的 J 說,自從此事之後,他遇到戴眼鏡的孩子更是絕口不問戴上的原因,「一定都有什麼原因造成的嘛,但都已經變那樣,大家也都不願意,沒什麼好問的。」

隔幾天我們在假日的公車上遇到了 J 帶著大兒子和二女兒出遊。J 家裡剛添新生兒,J 的另一半在家顧著小小孩,而他們三個則要去台大看水池裡的水鳥與烏龜,跑跑跳跳,玩耍之後再去吃 CoCo 壹番屋。我問 J 怎麼不開車載孩子們出門?他說沒辦法,因為小孩吵著想搭公車。看著 J 一手牽大兒子、一手抱二女兒下車的背影,我忍不住想,到底在這個時代裡,要多麼強大,才能成為好父母呢?每個人都能成為 J 這個樣子嗎?

 

每個月這樣為妳寫一點什麼,留住我們那個月裡的記憶,有天在 facebook 上談到這點,我說,「這些是媽媽為了可想見的親子衝突預留的存款,要省著點花。XD」

「相信鹿鹿長大之後不會讓妳破產的。^^」綠豆這麼回我。

我覺得不敢當,「最近實在是把時程排得得太緊、工作太忙了,變得沒有太多時間陪她,每個月也是靠這樣的檢視,提醒自己不要疏於和她相處,免得之後才發現入不敷出。:)」

「親情存款應該是複利計算而且沒有通膨吧。(笑)」綠豆又回了我,這次我看了瞬間眼眶熱了一下。

親愛的小麋鹿,在我自己的成長過程裡,我遇過太多令人感到無可奈何與無能為力的場景。前陣子因為洪浩雲醫師與其父母之間的糾紛事件:《家暴走一回!洪醫師經驗分享~~~~》《家庭破碎親子反目的元凶......除了錢還有誰?(家暴系列)》,李柏鋒有感而發的寫了《請跟不願對自己人生負責的父母說:Bye Bye》,裡頭有這麼一段:

「那麼,對於這些不願對自己人生負責的人,又該怎麼辦呢?如果你還打算對自己的人生負責,那麼最好的方式就是遠離那些不願對自己人生負責的親人,因為他們既然自己的人生都不願意負責了,更不可能會設身處地幫你想,到頭來就是他們的人生毀了,你的人生也完了。所以你遠離這些人,至少你還有機會搶救自己的人生,也給那些親人一個機會反省或是學習怎麼對自己的人生負責。」

但壓死人的孝道與友愛讓這個概念知易行難啊。曾經遇過一個無法擺脫父親壓迫而被逼得走上絕路卻又自殺未遂的人,看到這段話想到他現在的樣子,倍感哀傷。

我說起這個感受,李柏鋒告訴我,「這屬於想不開的領域,愛莫能助。」

鹿鹿,每次我很想暫時離開工作專心照顧妳的時候,也會想到,在未來我希望妳我都可以衣食無虞,而在我的理財能力還沒有讓我有把握能支付起這樣的未來之前,我需要有穩定的收入,來建構我對與這個家庭共同走到更遙遠的未來的信心。

離開職場非常容易。在資訊系統電子化的年代,申請離職只消在人事系統上簡單點過幾個按鈕,寫簽呈也有前人的範例文件可以直接修改套用。唯獨每個人的人生有不同的難題,無法直接穿上對方的鞋,走到相同境遇的位置。

親愛的小麋鹿,前幾天遇到狀況,主管說請我在家先幫忙核對資料並等候指示,我坐在客廳地板上,打開了筆記型電腦打算陪妳吃飯,妳黏在我身邊,在我身上爬上爬下,「我要看妳打字~我要看妳對資料~」我一邊覺得無法專心而感到困擾,一邊卻又覺得無比珍惜。一晃眼妳就長大了,也許哪天我們兩個各自低頭工作,再也沒有誰黏著誰。

有天妳睡得不安穩,在雙人床上翻來滾去,我在一旁看著妳,想像妳曾經這樣在我肚腹裡滾動。

曾經擔心胎位不正,妳還是讓我體驗了自然產。
曾經吃了安胎的小白球,在辦公室走動時一陣天旋地轉。

曾經在挨罵的時候,妳忽然劇烈的在我肚腹裡上下滾動起來,讓我覺得在這個令我孤單的城市裡,妳站在我這裡。

現在妳也還是常常很體貼。也有時,會讓我不知道該不該對妳發脾氣。

 

我開始煩惱起我和妳的關係,與 W 討論到這一塊。W 認為,我也應該與妳保持適當的距離——媽媽是愛孩子的,但愛不應該是消除所有的界線。適當地嚴肅而鎮定的對妳表達我希望或不希望妳做的事,並不是剝奪妳的權力,而是在妳成長過程裡,有些時候需要讓妳立刻明白,某些事應該怎麼處理。

隔幾天我在李柏鋒的牆上看到這樣的一段話:

「孩子的成長過程中,父母的任務不是去塑造一個讓孩子快樂就好的環境,而是去引導孩子自己在各種情境下都能找到讓自己快樂起來的方法。」柏鋒的這句話,讓我想到 W 對我提到,我有太多不應該的操心了。

 

「妳越是擔心妳小時候走失的夢魘發生在妳女兒身上,就越應該訓練讓她自己來找妳。」W 正色對我說,「如果妳總是把她拉在身邊,或是會主動去尋找她,久而久之她會習慣:『反正媽媽都會來找我啊,我才不會不見呢,就這樣亂晃也沒關係啦』。在安全的環境,視線開闊的地方,妳應該試著讓她走遠一點,讓她自己回來找妳。」

「如果她還是亂跑,在妳看得到她、但她無法觀察到妳的狀態下,就讓她找不到妳,哭一下子也沒關係的。不用跟她耗到底讓她哭個四五十分鐘喔!依妳跟她的親密程度,她應該不到兩三分鐘就會自己來找妳了,這時候妳再讓她明白,這樣亂跑是不行的。」

「妳不用因為不想罵她,就故意溫柔的、笑嘻嘻的對她說『唉呀妳這樣怎麼可以呢』。不需要完全撤掉妳身為母親的權力。妳只要嚴肅的告訴她,她會知道妳這個語氣和情緒不同於平常,她才會學會這個狀況是有危險的。認識危險、學會處理危險,才是真正保護她。」

 

親愛的小麋鹿,在 W 說完這句話後不過兩天,考驗就來了。妳在我做飯時把玩具書籍灑得一地,飯後我說我們等下下樓去騎腳踏車散散步,麻煩妳在馬麻洗碗時幫忙收拾客廳,收完才出門唷。

這是妳期待了一整天的活動,理想的畫面是妳因此非常振奮地把客廳收得乾乾淨淨。

但我洗碗過程妳不停地來要求東要求西:馬麻我想要拿恩緁送我的肥皂、馬麻我想要吃優格、馬麻唸這個故事給我聽⋯⋯妳幾此往返客廳與廚房,間或傳來聲響,當我洗完碗回到客廳,一切沒有恢復原狀,而是更亂了。

我請妳收拾,再次重申收完才出門。妳還是晃呀晃的拿出其他東西來。天氣好熱,我脾氣都上來了。過去我總是拚命忍住所有脾氣,這次我想著 W 的話,告訴妳,如果全由我一個人收拾,收好後一定就太晚了,那我們就不去了,除非現在起我們就一起收拾。

在我收拾的過程裡,妳並沒有幫忙,只是不停的規劃等一下下樓的行程。我也重複告訴妳,要一起收喔,不然超過八點半,我們就不去了,行程會改成洗澡喔。

八點四十五分,客廳恢復整齊。

「好啦,我們可以出門了。」妳雀躍的說。

「可是剛才我說過囉,超過八點半我們就不去了。」

我轉身準備拿洗澡用具,妳大哭起來:「我要去!可是我要去!」

一直以來我覺得這並不是什麼「很有什麼」的事:對小孩而言,收拾得非常有序的家庭環境似乎不是必備品,玩樂才是。過去我都覺得,哭個五分鐘吧,得到教訓了,那我們就下樓短短的散步個五分鐘回來,然後告訴妳,這是妳沒有一起收拾造成的損失喔,不然本來可以玩一個小時的。

這次我想告訴妳,我們一家三口並沒有特別多的人力資源,家事如果都由父母處理,甚至更傾斜向其中一方,這個家很快地就會有人累倒了。希望妳能體諒我們需要妳跟上我們的步調。雖然很想好好寵著妳。

妳的確哭得非常厲害,哭了五分鐘、十分鐘。過程中我不停告訴妳,我們今天不去了,明天可以去,不過一樣得要早早吃飯、早早收拾好。

後來妳停止哭泣,是我認真地對妳說,我跟妳說一個故事。

「馬麻跟妳說一個故事。馬麻在妳這麼小的時候,有一次,阿公阿媽說要帶馬麻去遊樂園玩,但是馬麻還是一直玩家裡的玩具,玩了好久喔,比我們說好的時間晚出門。到了遊樂園,已經是人家關門的時間了,所以就沒有辦法玩了。」我抱著妳,「鹿鹿想下樓騎腳踏車,也跟馬麻去遊樂園一樣,因為很晚了,大家要休息呀,沒辦法讓我們想玩就去玩。」

「我也有去過遊樂園,小米哥哥帶我去過遊樂園,阿媽帶我去過遊樂園。」妳忽然停住哭泣,換妳說了故事給我聽:「小米哥哥說要帶我去,可是我都沒有收東西,所以就不行去了;阿媽也有一次要帶我去遊樂園,可是因為我們跑來跑去,後來太晚了,就不行去了。」

妳說了好幾款變型,樂此不疲的重複這個概念的故事。妳沒有再哭泣。接受了今天無法出門玩的事實。

親愛的小麋鹿,馬麻相信這件事能解決並不是因為馬麻很會講故事。而是因為妳多少明白,事情總是有沒有辦法的時候,世界總有它的規矩要妳某些時候被框著。

也許我永遠沒辦法做得面面俱到,讓妳每件事都被好端端的照顧好──寫到這裡,我想到這個月我煮飯時,妳跑來碰了電鍋邊緣而被燙傷了手臂,傷勢不算太嚴重,但那道 1 cm x 3 cm 的傷口卻成為我們倆那幾天的話題。妳進廚房變得更小心,我也是。

這兩天剛好讀到鄧惠文醫師的《別怕給孩子「適當框架」》,我想起 W 和我討論起如何與妳相處時的神情。

 

這個月的重要課題變成尋找妳的幼兒園。至今沒有找到美好到我們三個都意見一致的選擇。希望下個月這時候已經知道答案了。(畢竟八月一日大部分的幼兒園都要開學了啊~XD)

 

 


小草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